• <li id="32rgl"><acronym id="32rgl"></acronym></li>
    1. <dd id="32rgl"></dd>
    2. <tbody id="32rgl"></tbody>
      <button id="32rgl"><object id="32rgl"></object></button>

      <em id="32rgl"></em>
      設為主頁 | 加為收藏
      當前位置 | 首頁 >>活動集錦 >>協會新聞 >> 正文

      上海寶鋼集團337案件協調會

      2016-09-12 13:45:35
             美鋼向對上海寶鋼集團等40家中鋼企輸美碳鋼
      與合金鋼產品337調查案件協調會

       
             上海國際貿易知識產權海外維權服務基地于2016年5月3日在海寧路1399號金城大廈926會議室召開了“美鋼企向對上海寶鋼集團等40家中鋼企輸美碳鋼與合金鋼產品337調查案件協調會”,會議邀請了市商務委公平貿易處吳雯竹、美國科文頓.柏靈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冉瑞雪律師、羅伯特律師、寶山鋼鐵股份有限公司李楊熙法務、上海對外經貿大學WTO研究教育學院于洋副教授、上海市海華永泰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俞滌清律師,以及基地趙美娣副主任。就美國鋼鐵公司對中國河北鋼鐵集團、上海寶鋼集團等40家中國鋼企輸美碳鋼與合金鋼產品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提出337調查申請,并發布永久性的排除令及禁止令,我國企業是否進行有效應對展開了積極討論。
                 
             會議首先由市商務委公平貿易處吳雯竹老師致歡迎詞,并對參會人員表示感謝。隨后,基地趙美娣副主任就上海國際貿易知識產權海外維權服務基地做了簡單介紹。寶山鋼鐵股份有限公司李楊熙法務對337申請書中,寶鋼受到陰謀價格控制、盜用商業秘密、偽造原產地三項指控等,向在座專家們提出疑惑。她認為寶鋼盜用商業秘密的指控,源于美國鋼鐵公司的無端猜測和主觀臆斷,更是無稽之談。寶鋼一貫遵循規則,尊重知識產權,寶鋼從未、將來也不會采用盜偷的方式獲取技術。寶鋼一貫重視自主研發和技術進步,相關技術的發展是公司對研發項目持續投入和寶鋼研發人員長期奮斗的結果,申請書中的指責是與公平正義精神相悖的,是對寶鋼和寶鋼廣大研發人員的不敬和潑污,對此感到震驚和憤怒。
             冉瑞雪律師提出美國337調查案件的應訴程序專業復雜、手續煩瑣、需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整個應訴過程的總費用通常較大,而且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不能作出金錢賠償的裁定,應訴方勝訴后亦不能收回應訴費用。中國是近十年來遭受美國337調查(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調查)案件最多的國家,繼反傾銷反補貼之后,美國337調查成為中國對美出口企業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美國337調查關系到中國企業和整個產業的利益,冉瑞雪律師表示:“我們已經是受害國了,舉一個例子,中國曾經敗訴了一起復合木地板的案子,在中國相關的企業有五千多家,涉及到產業總值1.75億美元,一個新興行業在一個337調查案敗訴之后在國際市場毫無競爭力。因為中國的復合木地板的出口以中低端為主,不超過50元/平方米,平均行業利潤不足10%。案子敗訴,原告提出0.65美元/平方米的專利費,0.65美元就意味著每平方米要加4塊1毛錢,而整個利潤每平方米不足五塊錢,那就意味著中國企業出口無利潤可言。”
              建議上海寶山鋼鐵股份有限公司應該積極抗辯。對美國“337條款”訴訟要敢于抗辯,不宜一味回避。中國公司在面臨美國“337條款”訴訟時,如果不進行抗辯,則可很快導致排除令從而禁止美國起訴方所認為侵犯其專利的產品進入美國并在美國銷售。中國公司會全面潰敗并喪失美國市場。在選擇應訴時,應從雙方和解方面入手:在已經結案的美國“337條款”訴訟中,約有50%的案件當事人達成和解。爭取庭外和解是解決美國“337條款”訴訟的主要途徑之一。和解辦法可以是互相交換知識產權技術進行合作或達成仲裁協議另行處理。也可以通過向專利權人交納一定的知識產權使用費或直接購買其知識產權的方式來達到和解的目的。寶鋼法務李楊熙對案件在訴訟中可能碰到的問題提出了許多問題,冉律師都認真的給予了解答。
              于洋教授表示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在2011 年和2013 年對337 條款調查的相關規則進 行了兩次修訂之后,至少從程序角度而言,申訴方目前不得不在提起申訴前更要費時費力地著手收集法定公共利益方面的盡可能充足的信息,以證明其試圖獲得的救濟措施不會對法定公共利益造成損害。這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希望通過修訂規則而能在其后的調查中獲得更多的信息,以便能作出有關法定公共利益方面的更加準確和公正的裁決,從而最終能通過遏制進口中的知識產權侵權來保護相關的國內產業,而同時又不過度地犧牲法定公共利益。雖然這兩次修訂長期 的實施效果仍有待進一步觀察,但畢竟修訂內容中包含著若干方面的內在合理性。這一近期動向無疑會對其后中國企業應對337 條款調查產生一定的影響,因此值得中國企業予以關注并在涉案后適當考慮法定公共利益方面新的抗辯思路。
             最后針對各專家所提出寶貴的建議,企業代表表示十分的感謝,并感謝基地對企業海外維權提供指導與幫助?;刎撠熇^續具體跟蹤。